• 设为首页
首页网上彩票APP

文物走私“出国”,如何追回来?掌握证据很关键

2019年09月12日 08:33   来源:《新闻1+1》   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字号:

视频:《新闻1+1》文物走私“出国”,如何追回来?  来源:央视新闻

  ——文物走私“出国”,如何追回来?

  解说:

  从3月被举报,到8月被追回,8件春秋早期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从日本归来。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是我国近年来在国际文物市场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实施跨国追索的价值最高的一批回归文物。

  解说:

  特别珍稀、特别丰富、特别精美的国家一级文物,为何会现身东京文物拍卖市场?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教授 霍政欣:

  一旦在外国出现了流失的中国文物,我们就应该在第一时间去搜集相关的事实证据,同时在法律上做好预案。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文物走私“出国”,如何追回来?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年百名红通人员又归案一名,算起来这已经是一百名追逃的贪官当中的第六十名归案的,短短几年时间一百名归案六十名,应该说成效显著。大家其实都知道追贪官非常非常的不容易,但是有人说比追贪官更不容易是追那些非法出境的文物,那恐怕是难上加难。

  但就是在可能更难甚至难上加难的领域之内,最近在新闻中我们看到有这样的一组文物被神速的追了回来。为什么要用神速呢,我们先来看一下PPT,首先我们先来关注的是这八件青铜器,你看形状还都不一样,这是春秋早期的是国家一级文物。它出现在哪儿了引起大家的关注呢,日本“东京中央2019春季拍卖”打算拍卖的时间是2019年3月12日,但是在3月9日的时候这八个青铜器的拍卖突然被叫停。当时拍卖公司说的是家庭遗产纠纷,大家就觉得可能没那么简单,也许这组文物涉及到的是走私或者非法从中国出去的。

  当时起拍的价格是大约八千万日元也就是528万人民币,预估价格528万人民币到793万人民币,当然有可能要真拍了不止这个价格。更加让人关注的是为什么今年3月份突然被叫停的这样一个一组文物,在昨天国家文物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追回到了中国,为什么可以如此神速呢,来一起关注一下。

  解说:

  昨天上午,国家文物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公布流失日本多年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被成功追索。消息一经释放,立即引来关注。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回国后,国家文物局组织国家鉴定委员会和相关领域专家学者,开展了系统的鉴定研究和科技检测,曾伯克父青铜组器被整体认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于是,便有了媒体这样的评价--------“特别珍稀、特别丰富、特别精美”。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为近年自湖北随州春秋早期曾国高等级贵族墓葬盗掘出土,铸造精致,保存完整,鼎、簋(gui)、盨(xu)、壶、甗(yan)、霝(ling)器类同现,8器均有铭文(共330字),具有重要学术价值,专家将青铜器组整体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解说:

  事实上,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的成功追索,也是我国近年来在国际文物市场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实施跨国追索的价值最高的一批回归文物。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文物的成功回归,是文物部门与公安机关、驻外使馆通力协作,选取最优追索工作方案共同努力的结果;是我国依据相关国际公约,在日本政府的配合协助下,实现的流失日本文物的回归,为国际流失文物追索返还领域贡献了新的实践案例。

  解说:

  从最初现身东京文物拍卖市场,到引发社会各界质疑,再到此次成功追索。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是如何在短短的5个月时间里成功回国的?

  3月3日,国家文物局接到举报,称日本某拍卖公司拟于近期拍卖的曾伯克父疑似为我国非法流失文物。当日,国家文物局立即开展了相关调查研究工作。随后,便有专家分析认为系盗掘和走私文物。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经过和同时期考古发掘资料比对,基本认定该批青铜组器应为湖北随枣一带曾国高等级贵族墓葬被盗出土文物。

  解说:

  3月6日,国家文物局研究决定,立即启动对该批青铜组器的追索工作。

  3月7日,国家文物局与公安部综合会商,确定了通过外交努力和刑事侦查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追索的工作策略。

  3月9日,国家文物局紧急照会日本驻华使馆,向其通报流失文物信息,明确指出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系非法出口且疑似被盗掘走私文物。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依据中日两国共同加入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规定,提请日方采取一切必要措施开展相关工作,协助中方妥善解决该批青铜组器的返还问题。

  解说:

  在外交努力与刑事侦查的合力推动下,日本拍卖机构公开声明终止文物拍卖,局势才得到初步控制。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在政府施压、刑事侦办等多重压力的传导下,2019年7月,文物持有人向国家文物局、上海公安分别表示,愿意无条件将文物上交国家。在此情况下,日本驻华使馆向我局建议,中方可赴日接收文物,日方愿意给予相应协助。

  解说:

  国家文物局在我驻日本使馆全力支持下,以最快速度完成文物日本出境手续,终于在8月23日深夜,回到祖国怀抱;8月24日凌晨安全入库。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国家文物局还将举办流失文物追索返还工作成就展。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作为今年最新的追索返还工作成果和近年来整体价值最高的回归文物,将在此次展览上予以重点呈现,为广大社会公众献上回归后的“首秀”。

  白岩松:

  接下来我们首先还是再来了解一下这个宝贝,这个宝贝春秋早期是国家一级文物,接下来两句话是非常重要的,请注意曾伯克父器物群为目前考古发现所未见,这是具有填补空白的这样性质。接下来看案例意义里面这一句话,我国近年来在国际文物市场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实施跨国追索的价值最高的一批回归文物。接下来就来关注这样一个过程,真是快,5个月,3月3日接到举报线索,8月23日追索回国,8月24日就入库了,涉及环节立即展开调查接到举报之后恩,然后启动预案开展鉴定,考古资料对比,核查文物进出境记录,部门综合会商,紧急照会日本驻华使馆,刑事案件侦办,赴日接收文物等等。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细节就是文物这种尤其像这种文物想要出国的话,必须得给这个文物办护照。当然我这是一个比喻,可是全国一共有21家能够办这样护照单位都没有发现这组青铜器给它办过护照这样痕迹,它的非法出境这样嫌疑当然就极大了。因此才有了之后一系列的过程,接下来要连线一位嘉宾非常了解这件事的过程,是中国文物学会法律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霍政欣,同时他参与到了这一次文物追索过程的法律咨询和研判工作,霍会长您好。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霍政欣:

  主持人好。

  白岩松:

  首先从开头到刚才用了两次神速概念,您觉得为什么可以如此神速,因为今天4月份意大利归还七百来件文物可是跨越12年的时间,5个月几乎是史无前例了,您怎么看。

  霍政欣:

  确实这次可以用神速来概括,其中的原因我想有几点,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神速本身就是最关键的一个地方,为什么我们刚才也看到从国家文物局3月3日获得这批文物的拍卖,到3月9日向日本正式提出交涉,要求返还只用了六天时间。其中仅用三天时间掌握了文物非法出境的这样一个基本证据,所以我们在第一时间获取证据,第一时间向日方提出追索的请求,如果我们想追索的速度要慢一点等到文物拍卖到第三方可能追索起来就要慢很多。

  白岩松:

  像是百米想要夺冠的话,起跑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当然接下来就要问您的问题跟您刚才回答紧密相关,如果我们反应稍微慢了几天的时间,过了3月12日已经拍卖给了另一方会不会整个过程就变得非常难,想神速也很难了。

  霍政欣:

  是的,从文物的追索实践来看一旦文物在公开拍卖以后一般卖家会以合理持有人自居,这样的话我们在追索文物的时候就会面临更多法律障碍。

  白岩松:

  接下来涉及到当时的文物持有人当然现在是犯罪嫌疑人,因为用走私方式非法让文物出境,但是发现做他的工作然后愿意最后说是捐赠国家等等,您怎么看待对他开展的这种工作,接下来是不是依然要用法律规则。

  霍政欣:

  对,现在的我们看到文物神速能够回来还有元素就是持有人他最后在强大压力和细致工作下,主动无条件的把这个文物返还给我们中国,这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他不配合,人又在日本,追索起来就更加难。据我所知,目前犯罪嫌疑人同时当时文物持有人已经被劝返回国,目前中国的执法机关当然会对这个文物如何被盗掘的,如何走私到日本进行一个全链条全方位调查。

  白岩松:

  接下来有一个细节非常有意思,说明就是当时这个文物持有人也不傻,而且不仅因为不傻,人家日本的拍卖公司按照国际惯例也是要求必须出具证据表明你不是非法获得,所以他有这样一个信件。后来证明是伪造的了,这个信件强调这八个青铜器不是现在的不是盗的,是民国时候有一个名人由于战火纷乱等等放到西安那块去隐藏,这个信件证实这些东西。但是后来被证实这个信件中存疑,您从专业的角度给我们解读一下问题出在了哪儿?

  霍政欣: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环节,今天根据中日两国缔结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公约,拍卖机构在拍卖文物的时候应当给出合法的来源证明。所以我想这个原因持有人提供一份所谓的合法来源证明就是一件民国时期的书信,但是可谓弄巧成拙,这封书信既有我们的繁体字,也有简体字这显然是有伪常理的。另外民国的时候一般不把曾国称为曾国,称为隋国,可以看出中间是有问题的。另外这里面还有比如说信纸不是一个民国时期的一个格式,也没有署信具体年份,显然引起中国专家和执法部门的关注。

  白岩松:

  所以自己伪造真是有映了那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里的漏洞太多了。其实一个关键的一个点刚才短片当中没有说,在2014年的时候这八件青铜器在国内露过面对吧。

  霍政欣:

  是的。

  白岩松:

  更加证明渠道又没有给你开护照出去会有问题了,您觉得刚才第一个办成这件事除了起步非常非常迅速,然后依据这样的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样一个中日都签署的文本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怎么看待这个的重要性?

  霍政欣:

  是的,像刚才文物持有人之所以拿出一份民国时期的书信就是想证明这个文物应该是历史上流失出去的,知道国际公约没有溯及力,一旦是历史上流失出去的文物我们追索起来就更加难。非常好的是我们通过调查很快发现这个文物是在近两年流出到日本的,我们在追索的时候可以用国际条约就是中国和日本都加入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6年公约,需要指出是日本是在2002年加入这个公约的,而我们有确凿证据证明2014年还在中国,当然我们用这部公约追索文物有了一个坚实的国际法基础。

  白岩松:

  好,一会儿有问题再继续请您给我们观众进行解读,接下来继续去关注这个神速的追逃。

  解说:

  2019年3月9日,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在网站上挂出了这样一个声明称:“西周晚期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拍品涉及家族遗产纠纷,决定中止此拍品拍卖。”这一天,距离东京中央2019春季拍卖只有3天。

  与此同时,在我国的上海和武汉,一个关于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的侦查行动已经开启。

  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 龚志勇:

  2019年3月7日,公安部刑侦局接到国家文物局通报称,我国被盗掘出土并非法出境的曾伯克父青铜器一组8件,将于3月12日在日本上拍,请求公安机关开展调查并联合国家文物局对文物展开追索。我局高度重视,立即指挥部署湖北、上海两地公安机关组织工作专班,根据国家文物局提供的文物研究报告以及该组青铜器曾在上海出现的线索等开展调查。上海市公安机关迅速工作,3月8日查明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的委托拍卖人和实际持有人周某(上海居民)有重大犯罪嫌疑,并于当日正式立案侦查。

  解说:

  同时,国家文物局也启动了流失文物追索预案,通过文物鉴定、考古资料比对、核查文物进出境记录,迅速锁定该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应源自湖北随州曾国墓葬,并掌握了文物为近年遭盗掘、走私出境的重要依据。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我局在广泛搜索信息的过程中获得一条关键信息,该批青铜组器曾于2014年在上海出现,经向全国21家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处查证,所有管理处均未办理该批青铜组器的临时进境或出境手续,有力证实该批青铜组器应为2014年之后被非法出口至日本。

  解说:

  在外交努力与刑事侦查的合力推动下,日本东京中央拍卖公司公开声明终止文物拍卖,局势得到初步控制。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关强:

  在政府施压、刑事侦办等多重压力的传导下,2019年7月,文物持有人向国家文物局、上海公安分别表示,愿意无条件将文物上交国家。在此情况下,日本驻华使馆向我局建议,中方可赴日接收文物,日方愿意给予相应协助。

  解说:

  如果说历史上文物流失主要原因是战争掠夺,而现在的文物流失则主要是因为走私,非法出入境问题。2018年12月,广东某电商公司申报出口一批“工艺品”,经黄埔海关查验,这些名为“工艺品”的瓷盘疑似为国家禁止出境的文物。

  黄埔海关隶属东莞海关快件业务监管科科员 王子琪:

  我们把这些货物移交给了广东省文物鉴定机构,经过他们的鉴定发现上述我们所查获的26件文物全部为清代文物。

  解说:

  有数据表明,2013年至2017年四年间,海关共查获非法出入境文物1.2万余件。除了非法出入境,盗墓、盗掘、法人违法、执法力量薄弱等多种因素交织,构成了我国文物安全的威胁。如何堵住当下文物流失的缺口,今年7月,公安部、国家文物局部署开展为期5个月的打击文物犯罪专项行动,而这个专项行动在2017和2018年已经连续搞过两年。

  中国文物流失多少?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由于历史原因和走私等非法途径,中国流失网上彩票APP的文物超过1000万件。而追索这些流失文物回国,却不是一条坦途。

  今年4月,在意大利漂泊多年的796件套中国文物,终于回到祖国。当人们欣喜于我国首个通过官方依法追索文物案例的成功时,不能忽视的是,从2007年文物被发现,到2019年回归,12年的漫长回家路。

  白岩松:

  中国人常说一句话,360行行行出状元,但是其实生活中有很多上不了台面的行当都可以算作是第361行,比如说非常悠久的盗墓这一行。因此有很多的文物都有被盗出来之后才见光,但是又不想拿到人群当中去因此用很多非法途径想使自己获取利益。接下来就要继续连线中国文物学会法律专业委员会的副会长霍政欣。霍会长您看这次刚才说了对文物持有人现在也是犯罪嫌疑人进行下一步的追查,但是追查不仅仅是他个人,当初文物是怎么被盗的,这个链条还涉及到哪些人,是不是也应该进行调查。

  霍政欣:

  近年来我们在追索文物的过程中发现现代的文物犯罪呈现出一个团伙化、国际化、高智能化的趋势。我想我们在今后的调查中就要去把这个整个链条给弄清楚,到底哪些人在负责盗墓,哪些人负责运输,哪些人负责把文物携带运输出境,哪些人负责和外国境外拍卖机构联系,在国外拍卖这确实是一个需要缜密调查的一个犯罪链条。

  白岩松:

  以前涉及到比如说我们很多的濒危动物保护大家都记住了姚明他们做的广告其中有一句话叫做“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对于文物的这种走私或者说怎么样是否也可以应用这句话,如果要是没有买卖的话它的获取利益的道路就被堵了很大的一块,您怎么看待国际上为这个没有买卖来防范文物被盗和走私所采取的这种工作。

  霍政欣:

  其实今天要斩断文物犯罪的一个途径就是既管住文物的走私出境,也要管住文物的非法入境,同时要管住文物的非法贸易。所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70年制定这个公约,事实上要把这三个环节都管住,就是说文物交易只有合法的我们国际法和各国国内法的认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次案件中持有人在拍卖的时候会提供一个所谓的提供合法性的一个文书,就是想把这个文物装扮成合法的贸易。当然因为它自己弄巧成拙反而很快漏了馅。

  白岩松:

  通过您参与的过程中提供相关的法律咨询研判等等,您觉得这一个神速案例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还面临很多其他的比如说兽首,包括是在到了荷兰的肉身佛等等,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透过这一起案件。

  霍政欣:

  我想文物追索对中国来说每一个案子都自己的一些独特方面,但确实也有一些共性问题值得我们去思考。这个问题给我们的启示第一发现流失到外国的文物非法拍卖,首先就是要第一时间立即的展开研究,迅速的启动文物的追索。就像刚才您说了这次文物是神速,而神速最关键的原因就是第一时间非常快的制定了文物追索的方案,并向对方提出了文物追索的这样一个请求。如果我们的速度慢了一点,文物被第三方买去就会再追索起来比较难。

  第二点我们一旦发现非法流失的文物应当尽可能的做好文物的相关证据调查和对方国家的法律研判。第三就是我们在追索的时候我们的执法机关尤其是文物机构,外交部门和公安部门要紧密配合,这次文物之所以神速追回来,我想文物外交公安的紧密配合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白岩松:

  从使馆的帮助包括公安的调查包括像你们这些专业人士参与到其中来提供日本的法律,国际的法律这样的一种咨询和研判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谢谢。当然也希望我们地方的文物部门增加更多的资金,从身边就从源头防范起。

【责任编辑:韩辉】
网上彩票APP微信公众号入口
侨宝
网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广告网上彩票APP | 供稿信箱 | 版权声明 | 招聘启事

网上彩票APP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 []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关注侨网微信